10/30/2004

 

正名制憲和獨立建國的主張會讓台灣失去一切

台北市 - 10/30/2004

台北市南區立委候選人許信良,今天指責李登輝前總統和媒體政論節目主持人周玉蔻是「國之妖孽」。許信良指出,這些口口聲聲愛台灣的人,只會害死台灣。

許信良今天下午在台北市忠孝東路與復興南路口捷運站前舉辦民主論壇,討論「美國否定台灣是主權國家,台灣該怎麼辦?」他指出,那些公開要求正名制憲和獨立建國的主張,結果只會讓台灣失去一切,包括那些人口口聲聲主張的獨立和主權。許信良指責,這些人是以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生命和財產作賭注,換取個人和政黨的選舉利益。

許信良指出,美國國務卿鮑爾在北京的談話,其實是深切關心兩岸爆發戰爭的危機。許信良認為美國擔心大陸當局可能利用美國總統大選的時機,升高兩岸緊張。

許信良指出,為了避免兩岸爆發意外的衝突危機,像李登輝這種身份的政治人物以及周玉蔻這種握有媒體公器的主持人,最好閉嘴。

 

誰偷了鄧小平?

台北市 - 10/30/2004

台北市南區立委候選人許信良,今天強烈抗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介入杯葛他推出的有鄧小平肖像的競選看板廣告。許信良說,如果宋楚瑜不同意他提出的「加速西進,一統中國」的主張,盡可公開提出說明,不必使用不正當的手段,杯葛他的看板。

許信良說,他自己完全可以為自己的主張負責,宋楚瑜不應該介入,尤其不應該以不正當的手段,杯葛他的看板。

許信良今天再度推出把鄧小平肖像和他個人照片並列的看板廣告。這個廣告也再度受到杯葛。許信良指責宋楚瑜要為這件事情負責。

許信良於10月24日推出非常具有爭議性和震撼性的看板廣告,把鄧小平的肖像和他個人的照片並列,並提出「加速西進,一統中國」的主張。這個設在台北市忠孝東路與復興南路口,長18公尺高13公尺的巨型看板,一經推出立即轟動,但不到幾小時,便被破壞,當晚便消失無蹤。

許信良曾公開懸賞十萬元新台幣捉拿「偷走鄧小平」的人,但並無結果。許信良指出,經過他的辦公室工作人員多方查證的結果,竟然是宋楚瑜要求宋友會全國總會偷偷取下這個看板廣告。

許信良的看板廣告設在宋友會總會的樓頂上,事先經過屋主宋友會總會會長同意。但據了解,宋楚瑜對此事大為震怒,深恐影響親民黨選情,因此堅決要求宋友會取下這個廣告。

10/28/2004

 

許信良的網站

www.HsuHsinLiang.com

http://www.hsuhsinliang.idv.tw/


10/26/2004

 

許信良: 台灣必須面對美對兩岸政策新階段的開始

台北市 – 10/26/2004

台北市南區立委候選人、前民進黨黨主席許信良今天指出,鮑爾在北京的談話代表了美國對台與對中政策的新階段的開始,台灣朝野都應該嚴肅面對美中達成協議,在最近的未來強迫台灣接受在一個中國前提下的對話與談判。

許信良表示,鮑爾在北京的談話已經顯示,美國過去不介入調停兩岸事務的立場已經改變。今後,美國將積極促成兩岸走向統一的對話與談判。

許信良駁斥民進黨人對鮑爾所做的一廂情願的詮釋,許信良表示,鮑爾是一個廣受全球尊敬的現代軍人政治家,他的談話一向謹守分寸,不可能只代表個人意見。許信良是在評論民進黨某些立委指陳:「鮑爾的談話並非表示美國的兩岸政策從模糊發展到清晰的一中政策,因為美國販賣武器給台灣就是認同台灣有自我防衛的主權,鮑爾的談話完全是因為美國總統大選將近,要安撫中國。」許信良認為這種詮釋只是民進黨一廂情願的貶低鮑爾談話的嚴重性,只是在欺騙台灣人民而已。

 

鄧小平不見了

台北市 – 10/26/2004

台北市南區立委候選人、前民進黨黨主席許信良今天懸賞新台幣十萬元,緝拿偷走鄧小平肖像的兇手。

許信良10/24日在台北市忠孝復興捷運站口,設置了一個極為聳動的看板廣告,把鄧小平的肖像和自己的照片並列在看板上。這個廣告一時之間引起極大的媒體震撼,但這個廣告在當天中午推出後不到幾個小時,便從人間蒸發。許信良對此深表遺憾難過,他不知道是何方人馬所為,他希望知情者舉報。他表示,凡是第一個揭露真相且查據屬實的人,將頒發十萬元獎金。

10/24/2004

 

許信良: 加速西進 一統中國 (10/24/2004記者會聲明)

台北市 - 10/24/2004

台北市南區立委參選人許信良:

美國國務卿鮑爾,在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的前夕,突然訪問北京,增強了人們對於美國將透過秘密外交,直接和大陸協商解決兩岸問題的疑慮。

鑑於鮑爾在行前重申不支持台獨的談話;鑒於「一中政策」是美國長期對台政策的基礎;鑒於大陸當前的對台政策更堅持兩岸任何官方接觸要以台灣明確接受「一中原則」為前提,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二00六年之前,台灣將被迫接受一中原則。

我個人認為:形成這樣的情勢,陳水扁總統個人以及他的政府在過去幾年對兩岸問題所作的許多不負責任的言行,要負最大的責任。

我個人認為:與其被迫接受美國和大陸協議的一中原則,不如主動提出對台灣更為有利的一中原則。

我個人認為:對台灣最有利的一中原則,就是兩岸建構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

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可以包含幾點重要內容:

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符合全球化下的區域整合需要,符合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也符合台灣對安全和尊嚴的要求。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是在兩岸現有體制之上建立的新體制,兩岸現有體制都維持不變,所以不會發生誰吃掉誰,誰併吞誰的問題。

我個人一生堅持這樣的信念: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必須真誠面對國家的重大問題, 不能欺騙,不能逃避。

我個人相信:在台灣,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曾經像我這樣認真這樣嚴肅思考兩岸問題,這樣坦誠這樣大膽提出解決主張。因為我一直相信:兩岸問題是繼民主問題之後台灣必須面對,必須解決的最重大問題。

一九九0年,我出獄不久,就公開舉辦台灣第一次兩岸問題研討會,主張擱置主權爭議,開放對大陸投資和貿易。

一九九五年,我出版「新興民族」 ,參與民進黨總統初選,公開提出「大膽西進」主張,反對「戒急用忍」,認為政府不但不應該限制,反而應該有計劃地鼓勵和協助台灣企業西進大陸,搶佔商機。

二000年,我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公開呼籲台灣必須嚴肅面對「一個中國」問題。

我現在主張「加速西進,一統中國」。

我對兩岸問題提出的具體主張,不是基於個人意識型態而發的空思妄想,而是基於兩岸和國際形勢的客觀發展而作的深思熟慮。

「一統中國」的意義,就是與其等待接受美國和大陸達成的一中安排,不如主動提出歐盟模式的一個新中國,作為突破當前兩岸政治僵局,發展未來兩岸關係的契機。

我一直認為:只有突破兩岸政治僵局,才能再創台灣經濟奇蹟。加速西進,台灣才會更強;加強對抗,台灣只會遭殃。

我一生從政,困心衡慮,敢作敢為,目的只是追求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以及台灣發展的最大空間,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毀譽,從不在乎別人的誤解污衊。

作為政治人物,我的一生和陳總統最根本的差異,在於:我是以個人的政治生命作賭注,希望贏得人民和國家的最大利益;而陳總統是以人民和國家的整體利益作賭注,拼命追求個人的最大政治利益。

 

加速西進 一統中國

台北市 - 10/24/2004

美國國務卿鮑爾,在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的前夕,突然訪問北京,增強了人們對於美國將透過秘密外交,直接和大陸協商解決兩岸問題的疑慮。

鑑於鮑爾在行前重申不支持台獨的談話;鑒於「一中政策」是美國長期對台政策的基礎;鑒於大陸當前的對台政策更堅持兩岸任何官方接觸要以台灣明確接受「一中原則」為前提,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二00六年之前,台灣將被迫接受一中原則。

我個人認為:形成這樣的情勢,陳水扁總統個人以及他的政府在過去幾年對兩岸問題所作的許多不負責任的言行,要負最大的責任。

我個人認為:與其被迫接受美國和大陸協議的一中原則,不如主動提出對台灣更為有利的一中原則。

我個人認為:對台灣最有利的一中原則,就是兩岸建構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

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可以包含幾點重要內容:
一、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台灣現狀維持不變。
二、透過對等協商,建立兩岸共同市場,以實現全面三通直航以及貨物、資金、人民旅行的自由往來。
三、透過對等協商,建立在現有兩岸體制之上的共同管理兩岸共同市場的必要行政機制。
四、透過對等協商,建立建議性質和溝通性質,而非立法性質的「中國議會」。

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符合全球化下的區域整合需要,符合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也符合台灣對安全和尊嚴的要求。歐盟式的一個新中國,是在兩岸現有體制之上建立的新體制,兩岸現有體制都維持不變,所以不會發生誰吃掉誰,誰併吞誰的問題。

我個人一生堅持這樣的信念: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必須真誠面對國家的重大問題, 不能欺騙,不能逃避。

我個人相信:在台灣,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曾經像我這樣認真這樣嚴肅思考兩岸問題,這樣坦誠這樣大膽提出解決主張。因為我一直相信:兩岸問題是繼民主問題之後台灣必須面對,必須解決的最重大問題。

一九九0年,我出獄不久,就公開舉辦台灣第一次兩岸問題研討會,主張擱置主權爭議,開放對大陸投資和貿易。

一九九五年,我出版「新興民族」 ,參與民進黨總統初選,公開提出「大膽西進」主張,反對「戒急用忍」,認為政府不但不應該限制,反而應該有計劃地鼓勵和協助台灣企業西進大陸,搶佔商機。

二000年,我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公開呼籲台灣必須嚴肅面對「一個中國」問題。
我現在主張「加速西進,一統中國」。

我對兩岸問題提出的具體主張,不是基於個人意識型態而發的空思妄想,而是基於兩岸和國際形勢的客觀發展而作的深思熟慮。

「一統中國」的意義,就是與其等待接受美國和大陸達成的一中安排,不如主動提出歐盟模式的一個新中國,作為突破當前兩岸政治僵局,發展未來兩岸關係的契機。

我一直認為:只有突破兩岸政治僵局,才能再創台灣經濟奇蹟。加速西進,台灣才會更強;加強對抗,台灣只會遭殃。

我一生從政,困心衡慮,敢作敢為,目的只是追求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以及台灣發展的最大空間,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毀譽,從不在乎別人的誤解污衊。

作為政治人物,我的一生和陳總統最根本的差異,在於:我是以個人的政治生命作賭注,希望贏得人民和國家的最大利益;而陳總統是以人民和國家的整體利益作賭注,拼命追求個人的最大政治利益。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