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2004

 

以全球主義代替民族主義作為兩岸問題的出路

香港 - 8/6/2004

在香港和統會演講講稿:

今天,我們相聚在這裡,共同關心兩岸問題,我相信,每一個人心中一定都有無限感慨。因為我們這一輩子都擺脫不了這種關心。不知道是悲哀還是幸運,對國家的關心和擔心,成為我們這一代人生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我們之中的許多人,也許所有人,都經歷過國家的命運帶給個人的滄桑。我們的感慨,也因為我們發現:國家的命運,和個人的處境,其實只在一念之間。

中國國家和人民的命運,在改革開放以後和文化大革命時期,截然不同。這樣的不同,完全繫於領導人的一念。看到中國今天的飛躍發展,對於鄧小平先生旋坤轉乾的堅強意志,實在不能不讓人肅然起敬,不能不讓人深深懷念。

正是因為相信一念可以改變一切,我對於兩岸問題的和平解決,從來不抱悲觀的看法。

聽起來好像我是一個唯心主義者,其實我不是。與其說我的樂觀建立在我的信念,不如說我的信念建立在我所理解的世界發展的客觀趨勢。

一九六七年,我從台灣到英國愛丁堡讀書。那時,在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還在高潮,在台灣,蔣家的威權統治也還在頂峰。大陸是瘋狂世界,台灣則死氣沉沉。作為一個關心台灣和中國未來的年輕人,因為看不到出路,我感到真正的深沉的悲哀。

但是,我所看到的歐洲,讓我看到希望的曙光。

當時的歐洲,已經有由德、法、義、荷、比、盧六國組成的共同市場。在共同市場內,貨物、資金、以及人民的往來,完全開放,完全自由。共同市場的經濟,因此欣欣向榮。

德法兩國是世仇。在不到一百年期間,法國曾經被德國佔領三次。但是,德法兩國卻是共同市場的核心國家。而且,最積極發起和推動共同市場的政治人物,還是法國的外交部長蘇曼。

更讓我感動的,是德法兩國的年輕人水乳交融,攜手反戰的鏡頭。看到成千上萬的兩國大學生,手牽手,肩並肩,在巴黎大街上唱歌跳舞,共同反對他們認為不義的越南戰爭,很難想像:就在二十多年前,這兩國人民還是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敵。

另外一件也讓我印象深刻的事,就是當時英國國內對要不要加入共同市場的辯論。

相對於共同市場國家經濟的強勁復甦,昔日的大英帝國的經濟卻走向沒落。英鎊危機天天困擾著英倫三島和大英國協。英國的政治菁英都知道,只有加入共同市場,才是英國經濟的出路。因為英國畢竟是工業國家,也是歐洲國家。如果被排除於歐洲市場之外,英國的沒落,還會無休無止。

但是,反對的聲浪更強。

首先,當然是歷史情結。

英國一向以歐洲大陸政治的主導者自居,不願見到歐洲大陸走向統一,也不願見到歐洲大陸出現強權。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操縱歐陸均勢政治的努力,都相當成功。

共同市場是以歐洲大陸傳統兩大強國德國和法國為軸心。加入共同市場,英國只能當配角,不但不能主導大局,甚至不能平起平坐。雖然英國的國力今非昔比,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的國際政治形勢,完全不同於從前,要英國的政治菁英和一般人民接受在歐洲共同市場成為二等國家的地位,還是情何以堪。

其次,也有利害考量。

英國不是農業國家,每年從大英國協國家進口大量便宜糧食。加入共同市場,雖然可以預見,將擴大英國工業產品的銷售市場,但是,英國國內的糧食價格將立即上漲,所謂「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因為共同市場為保障共同市場國家的農業,對進口農產品課征高額關稅。

經過長期的辯論,英國終於在一九七三年加入歐洲共同市場,顧不得過去的光榮,顧不得眼前的利益,為的是未來更大的利益。

最初由歐陸六國組成的歐洲共場市場,現在發展成為有二十五個歐洲國家參加的歐盟。歐洲國家爭先恐後加入,唯恐被排拒在門外。參加歐盟成為所有歐洲國家的最大國家利益。

今天的歐盟,不只是一個大經濟共同體,也是一個大政治共同體。它正在發展成為一個超越傳統民族主權國家的新型國家。它是在全球化的新歷史條件下所形成的區域經濟和政治整合的最成功典範。它正引領著人類文明走向新的未來。

歐洲的整合,對兩岸問題的解決,不僅提供了有力的鼓舞,更提供了嶄新的思考。

兩岸的歷史仇恨,難道深於德法兩國嗎?

兩岸的經濟利害,難道少於英國與歐陸嗎?

兩岸人民在血緣、語言與文化的同質性,難道低於歐洲不同的民族嗎?

面對全球化的強大挑戰,兩岸整合的必要性難道小於整個歐洲嗎?

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明確否定的。因此,結論也很清楚:沒有理由歐洲能,而兩岸不能。

兩岸問題的結,真的只在一念之間。

兩岸的對立,關鍵在兩個目標衝突的民族主義。

台灣執政當局主張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台灣民族主義。大陸執政當局主張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的中國民族主義。如果雙方堅持到底,兩岸就不可能有穩固的、長久的和平關係。

這種對立,不可能用國際公法的原理去處理,也不可能用民族大義的號召去消弭。因為民族主義一旦形成,就是帶有強烈感情的價值信仰;而價值信仰是不能用是非對錯去衡量,去分析,去改變的。

只有超越民族主義,才能超越這種對立。

任何主義,都是許多人的共念。像民族主義這種由歷史因緣產生,帶有強烈情感的人們的共念,可以被超越,但很難被否定。否定民族主義,只會讓它產生更強的凝聚力。

歐盟作為一個新的政經共同體,就是對民族國家的超越,而不是否定。

超越民族主義的意識型態,必定就是全球主義。所謂全球主義,就是支持,而不是抗拒,全球化的想法、努力、和政策。雖然它還不是已經完全發展成熟的意識型態,但是,全球化卻已經是不會逆轉的人類歷史發展的主流方向,也是不可抗拒的人類歷史發展的主流力量。

在我看來,歐盟正是全球主義的經典傑作。

中國的統一,如果是像歐盟一樣的全球主義的區域整合概念,我想,即使是頑強的台灣民族主義者,也不會有堅強的理由可以反對。因為反對的結果,即使大陸相應不理,台灣也將遠遠被拋在人類歷史發展的浪頭之後,成為名符其實的亞細亞的孤兒。

中國,可以是舊的概念,也可以是新的概念。新概念的中國,就像歐盟一樣,會是全球主義的另一經典傑作,會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另一重要里程碑。

這樣的中國,只會贏得世界的祝福,而不是恐懼。

這樣的中國,只會讓中國人更感到驕傲,而不必緬懷過去。
當然,這樣的中國只會有一個!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